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成长路上 > 经典美文 > 正文

夏天的回忆都与妈有关

【来源:夏天的回忆都与妈有关 | 发布日期:2020-11-24 】

前几天处暑,夏天总算是熬过去了。  

小时候,我对夏天所有的回忆都与我妈有关,夏天防暑纳凉,可是称职主妇的大工程。  

暑假刚开始,妈妈就开始铺席子了。卷了一冬的席子,不好好清洗的话,睡一觉一身霉腐气。一般主妇,弄盆热水,把席子往晾衣绳上一晾,擦两遍晾干了就能用了。而我妈,无比热爱我家门前的这条大河。席子是一定要用自行车推到河边去洗的。洗席子是我爱干的活,裤脚一卷,往水里一站,她从岸上把席子铺到水面上,用一把自己改的长把尼龙刷,一下一下地刷在席面上。清凉的河水从席子上淌过,感觉凉气全都留在了上头。  

从河里洗完了席子回家,要放在太阳底下暴晒,晒到下午两三点钟,妈妈睡完午觉回来,就收了。收回的席子先铺在长凳上,拿温水滴上几滴花露水,用毛巾用力擦拭几遍,再用电风扇一张一张吹干,到黄昏时分才会铺到床上去。这样洗过的席子果然是凉快几分的。  

大中午还是热的,我妈就给我们调醋汤茶。用一个铁皮桶倒上一大壶开水,放冰糖不停地搅拌化开,等开水凉到差不多了再倒入少许陈醋。喝起来酸甜可口。后来她又改良了配方,加入了话梅和陈皮,就跟现在喝的酸梅汤味道差不多了。  

家里没冰箱,这也难不倒妈。她把铁皮桶吊到井口里,上面盖上笼布,再把井盖给盖上,跟冰镇出来的一模一样。我离开家出去念中专之前,年年夏天都靠她的冰镇醋汤茶度过。  

夏天吃的菜也想尽办法开胃爽口。凉拌西瓜皮、醋泡萝卜,这都是我爸每晚必备的下酒菜。妈还会做一道肉皮冻,那简直是我们全家人夏天的最爱。一整年收集的肉皮,全用在了夏天。  

肉皮平时就洗干净,晾干,塞在陈茶叶桶里,要吃的时候用开水泡过夜,第二天在灶上用五香卤好了文火再炖上半天,到了晚上,基本上已经酥软喷香了。妈做的肉皮冻呈琥珀色,Q弹凉爽。做一铁盆只能吃两天,隔几日她再不嫌费事地继续炖煮,仿佛那就是她夏天里的工作似的。  

妈离去时也是夏天,总觉得老家里的席子上至今还留有她的气息。可如今夏天我们却再也没有醋汤茶和肉皮冻可吃了。